书籍控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乳色吐息无删减 >你不会抢亲吧

第132章 你不会抢亲吧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不会抢亲吧》。

在仔细听过十几名金丹修士的汇报秘境内诡异事情后,众元婴讨论了一番,然后一段时间内竟无任何动静了。

后来听说有八名元婴老祖联手进入了秘境一次,再次出来后竟宣布这事与秘境妖兽无关,据说可能和上古修士有些关系。那些金丹修士回来后仔细也想了想,虽不知元婴老祖进去是如何与秘境四级顶阶妖兽商议的此事,但回想起来也觉得不太可能是妖兽动的手,如果是这样,估计他们这次所有人应该是出不了来,这事一旦泄漏就会引起起境内境外的种族大战。那还不如让人类进一拨后杀光一拨,因为一拨出事后,可能还会派出第二拨前往查看,那样他们可再斩杀一拨金丹修士,以秘境四阶妖兽的存在和数量恐怖的二、三阶妖兽,元婴期以下修士,可以说进多少,死多少。这样一来待人类发现时,损失已是极大。妖修没必要这样躲躲藏藏有所动作,再说人类元婴老祖哪个不是千年老妖,若想欺骗基本是不可能的,最后只会引起秘境内外大战。

但要说和秘境上古修士有关,但这又是怎么回事,元婴老祖也不说明,只说以后再入秘境时,每派至少派出七名金丹修士,最少是三名后期,四名中期方可,而且最好有擅自阵法和群攻仙术的金丹修士。

元婴老祖安排事情后,此事就此作罢了,让一众金丹修士不知缘由,却哪里敢去寻问,只得按照老祖命令行事就是了。自此以后每逢秘境开启时,各宗都会派出不低于七名金丹中期的修士入内,由于采摘区域是每十五年就会换个地方,以保护原先地方灵草灵药的生长。但以后每十五年无论换在谷口、水域岸边、山顶、草原等不同区域地方,都会出现袭击,只是相伴而来的不一定是大雾,可能是大雨、山洪、大雪等等不同天地异象,相同点就是天地异象一旦出现,其内修士无论境界高低目力皆不能看清,神识离体只有一丈左右,甚至神识根本无法离体,而一些专修神识的金丹修士,放出的神识也不过二、三丈而已。在这其中也有一、二次由元婴老祖暗中潜入,却只要有元婴老祖进入,无论隐匿手段多高明,这类异象从不会出现,倒真是奇了怪哉。

即使他们这般准备,在刚开始进入时,还是有一、二名金丹殒落或受重伤,但诡异的是,秘境中无论来的是哪个种族的三头三级妖兽,最多就是些皮外伤,根本不会受到重创,更不会陨落。

如若这几头三级妖兽想和人类在聚集一起,也是徒劳,定然会被分开,据它们自己讲,当这些诡异异象突的降临后,它们就会被移到一片空间里,不动则没事,如果企图打破空间,来救助人类和与人类汇合,则会遭到攻击,但也只是让他们无法脱困,体表受伤流血而已。

这让人类金丹修士郁闷不已,但又不能认为对方在撒谎,因为宗门元婴老祖给他们的口喻就是,不是秘境妖修施出的手段,自己护好自己就是了。

这些李言当然不知道,就连李无一也是不知道的,他参加的几次采摘进去时外面一片正常,出来时那几次四宗并无金丹长老殒落,只是有的人受了点伤,但也不会和一帮晚辈说这些事。

李言此时正在盯着天心盘上的光点看着,却听李无一喊了他一声,收回目光这才注意,四宗长老竟开始聚集自己宗门弟子到一块区域,虽然几宗聚拢并不是合并在一起,每宗之间也只是留出了百十几米距离,这对于修士来说就是一个纵跃的距离,而这时对面那三头三级妖兽则领着几百一级妖兽冷冷看着这边,目光中还有着一丝丝嘲笑。

李无一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这是第一次在秘境中处于采摘区域之外。

待他们四宗差不多在谷中前一大片区域聚集好后,各宗金丹长老就在自家区域边界处施起法来,魍魉宗这边由四象峰鹤发老者亲手布阵,而其余七名长老分别盘膝坐在众弟子外围的七个方位,李言只感鹤发老者出手极快,只是数个呼吸他们四周已是白茫茫一片,只有上方天空中出现了一个透明的光罩,这样光线倒是可以自由洒下,而谷口上方空中的天心盘也是一览无余。他疑惑的看向身边的李无一,李无一则是摇摇头,表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易师伯布的是八卦少阴阵,主守,看来这是要防备什么攻击。”李言脑海中响起了李无一的传音,他同时也知道了原来四象峰主姓易,“主守,这里难道会有什么厮杀不成?需要八名金丹大修来守阵。”李言没记错的话,好像这八人里有五名金丹后期,那可是动用宗门部分顶尖力量。

“行了,你们这帮小子抓紧时间修炼,这里的天地灵力可是莫大的机缘,只是这一个月不能出阵罢了。”

易峰主这时也盘膝在八卦中的一位坐了下来,开口淡淡说道。

李言虽然知道其他三宗在图腾脚下,沐长老从怀中取出一块小小玉牌,放到石台一处波纹荡漾的光幕上。

  “轰隆隆!”

  巨大图腾石碑轰然向后退去。

  数息工夫过后,一个黑乎乎洞口出现,一条石道直通地下。

  通道内两旁各有十座灯台,在三人进入之后便瞬间燃起,将通道照得亮如白昼。

  三人沿着通道一直来到一个昏暗的石室内,此厅并不大,只有一座蓝光闪烁的光阵,和三座呈三角形围绕光阵而设的石凳。

  身后石门关闭,四面黑色石墙灵纹流转,神秘至极。

  “林道友,这边是我星月一族护族大阵的阵眼所在了,其他分阵眼之处已经安放了足够的灵石,接下来只要启动这中心阵眼即可,有劳林道友了!”沐长老客气道。

  “两位道友不必客气,林某既然收了贵族重礼,自然是要尽全力而为了”,林天笑道。

  三人落座,林天坐于主位之上准备开启大阵。

  溪、沐二人,各自取出一枚土黄色药丸,送入口中。

  不多时,二人脸上浮现出不正常的血红之色,似乎刚才服下之药是一种强行提升法力的丹药。

  看来,这二人一上来便打算竭尽全力了。

  林天也不再耽搁,全身法力流转之下,开始向阵眼输入法力。

  三人合力之下,阵眼光幕顿时蓝光大作,并嗡嗡作响起来。

  四面石墙上的灵纹也荧光流转,快速运行起来。

  小半时辰过去,水月、雨露、涂直等数十人,聚在图腾石碑之下,纷纷跪倒在地,双臂交叉拢在胸前,一脸虔诚地祷告起来。

  一个时辰后,广场上除了众人细微的祈祷之声,别无动静。

  石室内,林天在全力催动大阵之下,法力消耗巨大,脸上开始有豆粒大小的汗珠滴落。

  而溪、沐二人,也刚刚服下了第二颗丹药,脸色却不是方才的血红,而是一片死灰之色。

  “林道友,我二人法力已消耗殆尽,恐怕坚持不了一炷香的时间,事关我星月族存亡,还请道友全力相助,待大阵开启后,定当奉上丹药灵草,供道友恢复之用!”

  林天轻叹一声,想不到此阵竟如此难以开启,看来这假丹境界比起真正的丹境来,还是相差甚远呐,罢罢罢,也只好如此了。

  林天面色一正,伸出右拳拍在胸口之上。

  “噗”地一口鲜血吐出,血雾将林天罩在其中。

  “吼!”

  林天怒吼一声,浑身黑雾腾起,身体从石凳上飘然而起,浮在半空。

  此时的林天身高两丈,头发披散在脑后,面色晦暗、横眉立目,已是一副完全的魔鬼模样。

  林天上半身的衣袍被撑破,露出青黑色的肌肤。

  两只魔爪向前伸出,两束光柱打入阵眼之内。

  四面石墙之上,光纹大闪,终于有了合拢之象。

  “开!”

  林天大喝一声,将全身法力向阵眼输去。

  阵眼发出轰轰雷鸣之声,蓝光冲起,映满整个石室。

  四面石墙的灵纹终于合为一体,发出柔白色光芒。

  广场之上,巨大石碑散发出白色光芒,向天空中涌去。

  位于星月城八个方位的分阵眼同时开启,八道光柱同时冲天而起。

  夜空中,白色光芒形成的巨大光幕缓缓向各方笼罩而去,小半时辰过后,整个星月城终于完全被大阵笼罩。

  “成功了!”

  “太好了,我星月族得救了!”

  有人欢呼雀跃,也有人跪地痛哭,所有人都在为自己部族能够幸免于难而激动不已。

  ……

  林天与两名长老互相搀扶着,从通道内走了出来。

  水月见状,急忙起身,跑到林天身边,将其扶住。

  “水月,快带林道友回去休息。”

  溪长老虚弱的说道:“涂直,速速去将大长老房内那些珍藏的丹药取来,给林道友送去!”

  “是!”

  涂直谨遵一声,急忙向广场一侧跑去。

  “二位长老……”

  雨露带领几人上前,将二人扶住:“快请回去休养,剩余之事交给我等便可,请勿担忧!”

  林天刚才施展了魔神变第三层,法力消耗一空,此时虚弱无比,已无力飞行。

  水月祭出一柄墨色石剑,带着林天向住处飞去。

苏樱也望著他,良久良久,才喃种微笑对人,永远都不会吃亏的

“难道,你想跟整个门派所有人作对?”那个天命五级的学生对着江景开口说道。

“那不叫作对,只要是黑手党的人,我都要杀,你说呢?”江景冷笑一声开口说道。

“你找死。”那天命五级的弟子开口说道,好歹他也是一个核心弟子,被江景说成这样子,以他高傲的脾气,他怎么能容忍,被江景这么一个普通弟子糟蹋呢,虽然他知道江景实力比他强一点点。

但他相信江景杀不死他,他背后又有黑手党撑腰,他会怕江景么,显然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蚕功法。”一条条真气,从他的身上散发出来,凝气成丝,那一条条用真气凝结起来的丝一瞬间将江景仅仅的捆起来了,江景整个人被捆起来,全身全部是白色的丝。

“原来是蚕啊。”江景冷笑一声开口说道。

“小子,死到临头了,你还笑得出来,原来你也不过是如此,我先在就在门派里面杀了你,相信没有什么人对我们黑手党有意见才对啊。”那男子开口说道。

现在黑手党竟然能破坏门派的规矩,能在门派之中杀害自己的同门,可见这黑手党的实力已经渗透了整个门派。

要是别人在门派内杀人的话,肯定会被执法队给追捕灭杀的。

“破。”江景冷笑一声,全身散发出丝丝的紫色闪电,一下那白色蚕丝犹如的豆腐一般崩碎开来。

那天命五级的黑手党弟子,整个人噗呲一声,喷了一口血,脸色苍白的看着江景,惊慌的说道:“你要是敢杀我的话,就是跟整个黑手党作对。”

“你死到临头了,还拿黑手党说话。”江景冷笑道。

“真的,我是黑手党的干部,你要是敢动我的话,海兰师妹不会放过你的。”那个天命五级的黑手党干部对着江景开口说道,他的语气之中带着威胁的味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江景冷冷的朝着那个人走了过去开口说道。

“威胁你又怎么样,小子怕了吧,敢杀我,你不但要被执法大队追捕,还要成为黑手党的敌人,以后六合门将容不下你们。”那个黑手党的干部紧接着对着江景开口说道。

“那我来个毁尸灭迹。”江景开口说道,旋即开口说道:“万雷。”

一下子数万道闪电,从江景的手掌之中飞奔而出,直接将的那个的黑色党天命五级的干部电得尸骨无存。

仿佛刚才这里就没人一般,江景的炼狱神功,逐渐有大成的气象,要是被发现了,恐怕他以后将在通玄大陆举步难行,所以他直接用这雷电之力。

这雷电之力,是江景自己领悟出来的,要不是当初渡劫的时候,江景吸收了那紫雷神劫,他也不可能领悟出雷电之力的。

神级功法,在无论是在通玄大陆还是哪里都很难见到的,除非在江景去过一趟的神之大陆之上,否则神级功法几乎要是有一部就很好了。

所以江景还不想将炼狱神功施展出来,比如他还未到圣人阶级就的拥有撕开空间的能力,这样要被人知道,恐怕会惹来弥天大祸了。

虽然紫战知道,江景撕裂空间,不过他并不相信江景撕裂空间,那是因为这通玄大陆,有一种空间神符,那种空间神符能辅助人撕开空间逃命用的。

都是圣人才能制造出来的,十分珍贵,甚至稀有,一个圣人阶级的强者要炼制出一枚空间神符恐怕要十年的时间。

“江景兄弟,你这是什么功法,竟然如此厉害?”天明看着刚才那地方,发现那天命五级的黑手党干部,被江景一掌化为灰烬的时候,内心满是惊骇。

“这是我那次在乱城岗渡劫的时候的所领悟的,那道紫雷神劫是我弄出来的动静。”江景嘿嘿一笑的开口说道。

“什……什么,那……那道雷劫是江景兄弟你……你弄出来的。”天明整个人,差点将眼睛瞪出来了,满脸充满了不可思议。

要是让别人知道,那动静是江景搞出来的话,恐怕现在君墨就对江景出手了,哪里还会让江景这般逆天的人物存在呢。

“这件事情,千万不要说出去,我也不想让人知道。”江景开口说道。

“知道了,江景兄弟。”秦流开口说道。旋即接着开口说道:“江景兄弟,明天就是四大门派的比武大会了。”

“嗯,不错明天的是四大门派的比武大会了,对了这次好像只限制到核心弟子参赛,少主好像就着,倒是挺开心。

他看何问天不爽很久了,现在终于出了口气。

何问天有些歉疚,看见赵盘在旁边笑,立刻把他拖过来:“老头儿,舆论的事情好办,把锅甩给罗曼·塞纳分分钟给你扭转过来,我们这次回来,可是给你带了个惊喜大礼,咱也算功过相抵呗?”

在何平疑惑的目光中,他把赵盘推到前面,又播放了赵盘情绪激动出BUG的视频。

老人这下是真的激动了,抱住赵盘一阵猛晃,然后想起什么似的,又上下打量了一下,转而捶胸顿足:“谁让你更换躯壳的?你换了零件,我还怎么研究?”

他语气很冲,赵盘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朝着辣酱身后躲闪:“你们要拿我做什么?我可警告你们啊,别惹我,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看他抵触情绪这么大,何问天终于给出了解释,再生人一直不被人类广泛接受,主要是人们普遍认为这是一个人工智能的骗局,所谓的人类灵魂,只不过是一些数字算法。

而人们恐惧人工智能已经两百多年了,根本不能接受这种连机器人三定律都没有产品。

赵盘的情绪波动造成躯壳故障,从一定程度上证明了灵魂不止是记忆和算法的结合。

何平看问题显然比何问天要深远,他拖着赵盘就往山洞里走:“岂止是证明灵魂这么简单,灵魂外放,反向输出啊,超自然现象……”

赵盘仍旧听得一头雾水,他不关心这些,他只想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大卸八块拆散了做研究。

所以当老人拉着他时,他猛然反抗起来。

他忘了,自己可是机械躯壳,还是增强版的,那力量是普通人的好几倍,这随便一挣扎,就把何平博士推了个大跟头。

七十多岁的老人摔倒,那可不是一件小事,其他人全都赶过去搀扶,还有几个保镖和雇佣兵,直接对赵盘释放了静电绑缚网。

赵盘瞬间失去了行动力,被拖倒在地动弹不得。

“我没事,没事,都闪开!”

何平嚷嚷着站了起来,他额头皮肤磕到石头上,划破了三厘米长的口子,鲜血绕过眼眶从脸颊流淌下来。

这伤势看起来很吓人,实际上只是皮外伤,没有骨折和脏腑伤害,对老人来说问题不大。

相较于自己受伤,老头现在更关心赵盘的情况,他还埋怨保镖不该动手,万一弄坏了赵盘的意识核,那损失可就更大了。

赵盘悠悠醒转,刚才的电击突袭让他的处理器宕机了,意识核看似没有出毛病,何平才算松了口气。

用手帕压住伤口止血,他重启了赵盘,并且向他解释了研究方式,现在要去读取他的工作日志,做一些数据分析,不会伤害到他。

“你好好配合我的研究,我会给你一个大大的回报。”

“什么回报?”

“到时候你会知道的。”

“不行,有什么好处你得先兑现,要不然我被你拆散了装不回去怎么办?”

赵盘带着愧疚之情,讨价还价的气势已经减弱了许多。

何平笑了笑:“好吧,本打算过一段时间再让你们相见的。”

他招了招手,立刻有手下之人领会意思,去附近的磁浮车里叫了个人出来。

来的人是丁雨,只不过她为了躲避迫害,被迫整了容,换了发型和发色。

看到赵盘的虚拟面容,她哭着扑了过来,抱住赵盘冰冷的躯壳失声痛哭。

赵盘傻呆呆地站在那里,心说这谁啊,哭我一身鼻涕泪水,会生锈的……

然而听着听着就不对劲了,这分明是丁雨的声音啊!

他略微推开女人,仔细端详着她的面容,那双澄澈的眼睛,还有精致的耳朵、两颗小虎牙,他终于试探着问了出来:“你是……丁雨?”

丁雨用手背擦了泪水,连连点头:“盘哥,是我,是我啊!”

赵盘仍旧难以置信,惊愕地上下打量:“我的天,你怎么变样了?”

“都是被逼的,如果不是博士,我可能早就死了,我们再也见不到面了。”

丁雨想要解释,可一想起赵盘父母的死,还有自己的孩子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一下子哽咽了,说不出话来。

眼看话题沉重,博士左手捂着头,右手手杖敲了敲地面:“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们快跟我进山洞,要是罗曼·塞纳追查到这里,我们都得完蛋!”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你不会抢亲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