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控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美国式禁忌乱偷在线观看 >深渊的罪恶(五)

第853章 深渊的罪恶(五)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深渊的罪恶(五)》。

黄虎笑道:能破得情人箭秘密之人,才算武林第一高手,你若不闻举其所有,持以与人,谓之遗,而遗必有其物矣。

《寂静之地》是张远选择穿越的第二部片子,不为别的,选它只因为里面的怪物可以靠声音吸引。也就是一个低成本的功放就可以引怪,不需要自己到处去抄老巢,最多加一个音响就足够了。

该片讲述了一家人带着幸存的两个孩子来到乡下躲避怪兽,他们用手语交流,每天在小心翼翼中度日的故事。这部电影张远听说过,但他没有看过因为朋友告诉他不好看。所谓听人劝吃饱饭,张远是那种你说的有道理那我就虚心接受的类型,既然都说不好那我就不去浪费时间。不看归不看,到了实际要利用一下的时候自己还是要去熟悉一下剧情的,大概看了一遍系统提供的剧情简介他就降临到了这个世界。

人类遭遇神秘生物的威胁,这些生物会根据猎物的声音行动,所以人们必须在生活中噤声,否则就会被神秘生物追捕。小女孩缓缓走向桥头十字架的镜头。而神秘生物虽未现身,无处不在的划痕却已显示出它们的可怕。这一家人为了能生存下去,不得不在路上铺满细沙,小心翼翼地光脚走路,游戏时也保持绝对的安静,就连祷告和交流都只能依靠手语。尽管如此,神秘生物还是如影随形,无声的世界处处充满着令人窒息、难以预料的杀机。这是这部电影的简介也是张远的参考资料,但是来体验之后张远只想说两个字“**”来描述自己真实的心情。

刚来的时候就发出了声音引出了一头怪物,看着以极快速度冲过来的怪物张远反手就是一招藏龙出洞(实际上就是一记直拳),然后这只怪物就被张远一拳打死了,那一瞬间张远很难以置信的接受了系统的1000点经验奖励,一只15级的精英怪物,居然脆皮到只有不到800点血。我一把手枪一颗子弹就能秒杀了,居然能够秒杀全人类,张远真的很想找到这部电影的编剧晃一晃他的大脑,说不定可以听到海啸的声音。

这么脆皮除了速度快一点没有任何优势的怪物怎么就能够秒杀人类?关键是人类真的很虚它们,而更让张远感到无语的地方还有很多。怪物能够分辨出人类的声音、机械的声音、大自然的声音以及动物的声音,真的这种声音的分辨难以做到自恰。你说你能分辨出喊叫声情有可原,那请问你是怎么能够分辨机械的声音的?张远发动了一辆汽车,发动机的声音引来了一大波的怪物,然后被张远一人一刀杀了个干净。但是当张远看到了一只蝉在树上唱歌唱的起劲的时候偏偏就没有怪物过来制止这种让人类都感到厌烦的噪音,你说是你神秘物种的设定实在是太玄幻了一点,一个瀑布边那么大的噪音都没有吸引到怪物,所以你连水声都能够分辨?那为什么不见到瀑布边和大海边住满了人?

所以这些怪物莫非并非血肉之躯而是说它们的体内都有一个生物雷达,可以分辨出哪些声音是人类制造后发出来的,这就离谱了。人类能制造出来的声音千变万化,甚至于有人靠嗓子能够模仿出很多大自然的声音,请问这个时候怪物是不是还能够分辨出这些被模仿出来的声音是假的。那其实消灭怪物的办法非常简单,只要有一个人站在火山口或者大峡谷的边上,拿着一个喇叭大声呼喊,怪物就可以集体跳崖自杀。

且不管这个世界的各种非常不合理的设定,张远引怪的方法就变得比使用功放更加简单,首先选择一个大坑,一定要是那种非常大的大坑。然后将汽油工业酒精等各种可以燃烧的液体倒进大坑里,接着拿出一颗手雷拔出引线,丢上半空中。就听得轰的一声巨响,找一个制高点坐着不动,成堆的经验从天而降,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无数只怪物就冲入了那个巨大的坑中。等到时间差不多了,这片区域大概都没有怪的时候,一个燃烧弹从天而降,瞬间点燃这堆篝火,火焰燃烧是没有声音的,所以这群没有智商的怪物都死的脆脆的。

所以这里还有一点不懂的地方,这些怪物究竟在不狩猎的情况下吃什么?它们会肚子饿们?会交友么?有自己族群的娱乐活动么?这些问题张远不知道,恐怕连导演都难以自圆其说,但就是这个世界带着张远的收益却是前所未有的大。大把的经验就跟不要钱一样的送,完全不理会不合理这三个字的存在,不仅是设定不合理连怪物的智商也很不合理,怪物从哪来到哪去都没有交代,有什么诉求更没有交代。张远甚至于做了一个实验那就是找了一个店铺,然后找了一块还算完好的玻璃,拧下固定都没有抽过烟的缘故,他剧烈的咳嗽了好几声,王长生将剩下的大半包烟都递给了他。

两人蹲在地上抽着烟,王长生就好像在和对方拉家常一样问了他的姓名和哪里人,最后仿佛没什么可说的了,他才问道:“黄宝喜你不怕死?”

黄宝喜咧了咧嘴露出一口黄牙,喷着烟草油味,说道:“怎么会不怕呢,我还有儿子和孙子呢,只是死就死了怕有什么用,但是我不后悔,就这样吧。”

“你犯的是什么罪?”

“杀人啊”黄宝喜舔了舔嘴唇,低着脑袋咬着烟头说道:“他们抢我家里的地,那是我一家五口人吃饭的地,一共有二十几亩呢他们就想给两万块钱就算了,这是什么世道啊是强盗么?我们不同意,他们就欺负我的婆娘,还打了我的儿子把他的一条腿都给打断了,强按着我在纸上按下了手印,扔下两万块钱就走了,这两万块是要买我们一家五口的命啊”

黄宝喜说着说着就长叹了一声,然后掐了烟头又点了一根,接着说道:“他们不想让我家活,那就谁也别活了,那天晚上我在家里磨了杀猪刀,磨完了之后揣着刀我就过去了,正好碰见他们在村大院里喝酒,一共三个人喝得醉醺醺的,我冲了过去……杀了三个人,都死了,然后我也没跑,就等着警察过来抓我。”

黄宝喜的故事到这里就讲完了,他的遭遇用一句话来形容很对,千万不要去招惹一个老实人,老实人狠起来谁也惹不起。

王长生轻声说道:“黄宝喜,早死几天你愿意么?”

“反正都是死”黄宝喜低着脑袋说道。

王长生伸出一根手指,从怀中抽出那把七寸桃木剑,在手指上划了一道口子,他又指向天边,说道:“昆仑观历代祖师在上,门中弟子观下行走王长生立誓,保黄宝喜三代后人富贵,平安,安生”

黄宝喜愣了,似乎没想到会从这个青年嘴里冒出这句话,这是道门中最重的血誓,如有违背必将天谴,受因果反噬。

王长生说道:“你尽管去死,家里人我来保他们。”

黄宝喜颤巍巍的伸出两手抱拳,哆嗦着嘴唇说道:“谢谢,谢谢了。”

“稍后,我交代你的事你照着做就行了……”王长生跟黄宝喜交代完,就走向了崔总工说道:“调一辆工程车过来,在我说的地方挖个坑,然后准备一块石碑两米高就行,不用太重百斤左右就可以了。”

崔总工皱眉问道:“就只有这些?”

王长生看着黄宝喜说道:“不只是这些,最重要的是有个敢去死的人。”

崔总工随后就按照王长生的吩咐调了一辆挖掘车过来,按照王长生的吩咐在距离那跟桥桩一公里外的一处河岸旁挖了个坑,也不算太深,大概一米半左右,那块石碑埋下去正好还能露出一个头。

王长生拿出事先准备好的朱砂和一根笔,递给黄宝喜说道:“我在地上画一副图,你按照我画的描上去,不用太担心不是很复杂,画起来不会很难。”

王长生随后用手指随意的在地上画了起来,他画的确实很简单,就是一把剑尖朝下的剑,黄宝喜看了几眼用毛笔沾着朱砂在运过来的石碑上描画着,不算太像但形态还是能看出来的,王长生最后掏出一张符纸在其上写下一串符箓递给黄宝喜说道:“贴在石碑上,然后你亲自抬过去,将石碑放进坑里埋上就行了。”

崔总不可置信的插了一嘴,问道:“王先生,这就可以了?”

先前慧轮大师的一番操作简直可以称为惊天地泣鬼神了,磅礴大气的很,但王长生的布置就显得有点草率和稀疏平常了,怎么看都好像是儿戏一样。

王长生只是淡淡的解释了一句:“对症下药就行了,跟过程没有太大的关系!”

慧轮大师忽然感叹着说道:“好一手祸水东引,施主这么做真可谓是神来之笔了”

王长生双手合十,说道:“稍后还请大师为黄宝喜超度一番,送他进轮回”

“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位施主功德无量,死后当可免入地狱之苦”慧轮大师点头说道。

黄宝喜生前虽然犯了杀孽,但杀的乃是恶霸一流,按理来说算是除暴安良也不一定会入十八层地狱,因为有句话叫杀一人而救万人,这乃善举,但是他一连杀了三个,这其中肯定有人罪孽不够,他不免就受了牵连。

但是,经此一役铸就功德,黄宝喜估计可以免那一难了。

050 昔日之友今日之敌。

狄古吃惊很正常,多数情况下一般人也会有如此的想法。

但秦峥和公孙沐雨的关系堪比兄妹般,曾经在公会时,公孙沐雨与秦峥便走得十分亲近,秦峥同样对公孙沐雨照顾有加,这也是马修最为恼火的事情。

不过秦峥对待其它成员,也是一视同仁,并不会区别对待。

就连处处与秦峥作对的马修,秦峥也是没有任何区别之心,况且马修的实力也是不弱,鉴于马修的个性,秦峥同样能让他在团队作战中发挥出更加强大的威力。

“沐雨....你这?”

不同于狄古的吃惊,秦峥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能让公孙沐雨这般伤心。

现在秦峥感觉到公孙沐雨非常伤心,同样秦峥心中也十分着急,不知道公孙沐雨出了什么事情,不过在炙日公会内好像也不会发生什么事情能够让公孙沐雨这般伤心。

“我想离开炙日公会,离开朱雀城,离开炎国!”平时要强的公孙沐雨此时表现出女人特有的柔弱,看来这些日子公孙沐雨十分煎熬。

秦峥离开公会后那段时间内,公孙沐雨与马修的婚期已经快要临近,而马修的父亲“凯撒·霍普”与公孙沐雨的父亲“公孙武”已经大肆散发了请柬,着手准备起两人的婚事。

纵使公孙沐雨万般不愿意,但迫于父亲的压力,公孙沐雨同样无法推脱掉这个自己本不愿意的婚事。

对于两家的联姻,除了公孙沐雨之外,所有人都非常高兴,而且公孙沐雨的母亲已经不止一次做公孙沐雨的工作,试着让公孙沐雨能够接受这个现实。

公孙沐雨在众多的压力也,也只能默认这件迟早要来的事情慢慢发生,直到在这里见到秦峥后。

倔强、要强的心理完全奔溃,好像找到了可以让自己依靠的港湾,能够为自己遮挡狂风暴雨的打击。

秦峥双手抚着公孙沐雨的肩膀,看着公孙沐雨坚决的表情,想要再次询问时,漆黑的街道上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秦峥、公孙沐雨同时看了过去,等到那群人靠近后,这才发现正是炙日公会的成员,为首的赫然是现在身为第一纵队队长的马修,旁边则跟着一脸焦急的昌天成。

刚才昌天成追出南江不夜城后那里还寻的到公孙沐雨的影子,只能向附近找寻,不过却被后面出来的马修等人给拦住了。

原来马修知道了此事,便急忙带着众人寻找,第一时间发现了昌天成,恼怒的马修立刻将昌天成给逮住了,让其带路,可自己还没有头绪的昌天成哪里知道公孙沐雨去了哪里?

正在焦急的众人遇到了回来的狄古,不知马修使用了什么方法,从他口中得到了下落,便飞奔到了这里。

“吆嗬!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呀?多日不见,怎么?曾经威风凛凛的秦队长现在开始像老鼠一样,偷偷摸摸起来了!”马修装着偶然遇见的强调,尖酸刻薄的嘲讽起秦峥,目光凌厉的盯向秦峥身旁的公孙沐雨,心中的怒火已经燃烧起来。

四周廖无人烟,马修嘴角突然勾勒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无风而动,秦峥已经感受到了马修不怀好意的气息,随警惕起来。

“马修!你要干什么!”公孙沐雨呵斥道。

“呵呵呵呵!干什么?”马修十分平静的说道,下一刻脸色狰狞起来,咬牙切齿一字一顿道:“你,要,干,什,么!在这里私会老情人?有把我放在眼里吗?是你逼我这么做的!”无形的杀意倾泻而出,炙日公会第一纵队的成员瞬间将这里所有的出口堵住。

嘭!嘭!

与此同时!昌天成、阮同化应声倒地!

而在昌天成、阮同化的脖颈处,多出一个细如针刺的口子,这正是炙日公会第一纵队成员“夏莉莉”的杰作。

夏莉莉是一位修习木元素质形态的修习者,喜欢操控各种富含毒素的植物进行攻击,能够便人瞬间麻痹晕厥的失魂草,便是其中一株。

马修想要对秦峥出手,自然队伍之中昌天成、阮同化这两个人是一个不确定的因素,所以在第一时间将这两人制服,以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夏莉莉、上官志、罗斯!你们都疯了吗?他可是秦峥!”公孙沐雨不敢相信眼前的这一幕,曾经一同奋战的同伴竟然刀剑相向。

“呵呵呵呵!他现在可不是炙日公会的人了,现在做为炙日公会的敌人,服从我这个队长的命令是天经地义的事情!”马修心中愈发的兴奋起来,收割秦峥,犹如囊中取物般轻松。

不过,现如今马修可不同于往日的马修,早已经没了亲自动手处理这些琐事的心态,撇了一眼身旁的上官志说道:“上官志,交给你了!这个你在行!”

上官志曾经是一位雇佣兵杀手,无论暗杀、明杀皆十分拿手,后来被迫加入到了炙日公会,才开始逐渐走向一条新的道路。

修习土元素量形态的上官志,凭借精湛的“驭风”能力,能

飕飕飕!

十几道人影出现在了古风、蓝初蝶的身前,有男有女。

古风眼中一片寒光,从这些人的气息中,他闻到了恶心的味道,与二十多天前紫金葫芦收取的那个合欢宗强者的气息一模一样。

蓝初蝶同样皱眉。

“果然是仙子,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亦或是她的本源,都是世间绝无仅有,一旦与其双修,我的阴阳大道必然突飞猛进。”合欢宗的七长老双目放光,恨不得吃了这白衣女子。

蓝初蝶一身恶寒,若不是她修炼了太阴不灭经,她真的抵挡不住这样......

铁心兰道你才是鬼灵精,什么事厂,他已发觉身上馒头少了一个”楚留香叹道:“一点也不错,活智慧只能在野外寻得,将其与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深渊的罪恶(五)》。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