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控小说网

繁体版 简体版
首页 > 成都4视频完整版视频 >三入秘境(万更求订阅月票)

第663章 三入秘境(万更求订阅月票)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入秘境(万更求订阅月票)》。

花无缺果然站起身子,后退了八餽粟帛,请见,夫之以疾辞。未

  “哈?”陈默一脸懵逼的看着对面叶寻空。

  心里则是一阵吐槽。

  原来那个胖子是真的!

  居然还有傻子真的选择去当女性的。

  咳咳……

  多年来的演员经历,让他脸上是真的看不出任何表情,除了懵逼就是懵逼。

  叶寻空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还觉得陈默真的是不知道。不知情的状态下下手的,不然……

  不然肯定下手更狠,叶寻空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我强尼玛的梦境之源!剑来!”陈默暴躁下伸手一挥,一把闪光的剑柄出现在空中。

  剑身轻轻漂浮在其中,散发着阵阵波动。上面还刻着三个大字。赤霄剑。一条火龙还在上面上下翻滚,把剑燃烧的通红。叶寻空看到这一幕抱头蹲防。高声大喊,“大哥我错了!”

  此刻,陈默理都不理,仍然刺剑而出。

  “去!”

  陈默单手挥剑,剑光横洒,一袭剑装加上这一把武器,b格恨不得拉满。

  站在门外的几个人,刚刚看到陈默这一身行头,还没来得及思考,就发现剑气已到。

  火光从屋内撒向屋外,包括在外的五人全部中招。五人也是经常战斗的“大佬”存在。

  不说梦师打过多少人,至少挨过不少打。学会打人的第一步就是挨打,五个人有各种方式躲避这一次攻击。

  唯一的剑师则是向后跃起,体修战士则是企图用身体柔韧性小规模闪避,法师则加持护盾以求自保。

  然而这个火光太大了,看着显然不是一级剑师能散发出的强度。法师们只能希望这些火焰只是边角料打到他们。同时觉得这个人是不是傻子,有这么强的武器,居然不选择提升自己的能力。

  这火焰强度至少三级以上,这在座的各位是一个都跑不掉的那种。要不是持剑的人太弱,他们觉得,还可以死的更快一点。

  火焰的炽热直扑眼前,直面的几位学员甚至能感受热度。眼神中更是看“大佬”的神情,如果这个人没有作弊那不就是天运之子。

  大家还在对一个梦境之源大打出手的时候,有人已经拥有三级的武器了。

   话说回来,陈默有这么厉害吗?当然是…没有啊!

  梦境之源还在CD,又没有新武器入手。余若水也不会开挂,这东西很显然是假的啊。

  果不其然,火焰扫出后,持盾的法师们明显一点伤害都没有。

  几个躲避的体修战士全部吃了亏,一时没有改变过来,直挺挺的吃了陈默偷偷拿出的剑心。

  充分体现了啥叫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一瞬间所有体修战士出局。

  剑师因为剑心示警的缘故,提前躲避了陈默的攻击,法师则是护盾抵挡了正面攻击,自己一毛钱的事情都没有发生。

  “你是?考生!”对面团队三人还没有认清楚陈默的存在。在他们印象中,陈默应该的作为一个女性身份出来的,或者也是和他们一样的选择女装。

  这也是他们吃瘪的原因,还没来得及反应,看到一袭剑装的大佬,就下意识以为是真的,没有怀疑到考生身上。现在有人挂了,才恍然大悟。

  这时候,提示音才姗姗来迟。

  “已有考生第三个出局,当前人数8/11。请大家珍惜性命,远离战斗!”

  “已有考生第四个出局,当前人数7/11。请大家珍惜性命,远离战斗!”

  接着,两连光才飞出。

  场面一时间焦灼起来。敌对三人打陈默加叶寻空。

  哦,对了,还有躲在衣柜内的余若水。现在战斗三打三。

  这时候,叶寻空从背后跳出来,走到陈默身旁。当着对面几个人的面对着陈默说,“兄弟配合不错。”

  陈默也配合的说了句。“还是大哥给力,这种方法都想的出来。”

  “是啊是啊!”叶寻空点了点头,目光中带着不屑。还伸出右手嘲讽。“他们这些智障哪里能算的过我?我可是人称叶半仙的存在,算破乾坤。不是我低调,像这些…艹,别出剑啊!等我说完!”

  不知道是因为嘲讽度太高,还是因为对面深知能动手绝不bb,剑师直接挥剑了。

  陈默持剑去接,两个剑师越打越远。

  而叶寻空……

  “法术——迟缓!”

  “法术——冰霜!”

  一时间,叶寻空身上被挂满了debuff,不提有多少伤害,但恶心人还是挺恶心的。法师前期就是这样,除了一个魔法盾外,主要输出靠的是身体。

  而身体?不好意思,特鲁就是这样为所欲为。即使他只是一个小号特鲁。

  但这两个法师还真的……能打死他。

  所以,叶寻空的第一反应就是拉开距离,等陈默打死对面来支援他。

  他这次嘴炮就是希望多人打他一个的,给陈默争取时间。否则三个人直接灌死陈默,他一个辅助职业直接跪地求饶了。

  事实上,陈默那边也是这样想的。

  两个二流法师,只会举个破盾,叶寻空一个人靠身体打死两个不成问题吧。<

允千寻的目光在下方众人身上扫过,在扫过季辽身上时微微停顿了片刻,便马上就收回了目光。

“十年的时间不过一瞬之间,这次集会你们可有什么事情要说?”允千寻淡淡问道。

允千寻话音一落,便当即有一人站了起来。

“启禀前辈,近年来不知为何,我们家族领地灵气出现流失的情况,族内派人查询了许久,始终没查到原因,不知宗门可否派人前去我们家族查一查。”

允千寻点头,“可以,你临走时便会有精通阵法的宗门长老跟你回去,但其中费......

昔有佳人公孙氏,舞剑器动四方,想必也听说过“十大恶人的名

“你刚才的武术表演真厉害!”我赶紧岔开话题。

“你唱的也很好,再会。”说完他就走了,和宁紫馨一样的感觉,这练武之人都是这脾气吗?

“你认识他吗?”欣琳问我。

“他你不知道吗?就是军训时候和教官对打的那个学生。”这都不知道,欣琳可真落伍。

“哦, 他那么厉害吗?我那时没注意,军训时候那个来了,身体不舒服,就很少出操。”她告诉我,怪不得我军训很少见到欣琳。

“先不说他了,说说咱们吧。”我笑嘻嘻的看着她。

“咱们怎么?”欣琳低下了头。

“当然是咱们的关系了 ,你看全校同学都看到了,你可赖不了了。”我逗她。

“那我就赖你了,你让我赖不?”突然她抬起头,微笑的看着我。

“还是我赖你好点,不然你多吃亏。”这女孩子面子还是要给的。

“行,听你的。”她温柔的对我说。

我可真激动,两世为人,现在才有了一个美女垂青于我。

“刚才你怎么突然就上台送花了?”这我是很惊讶的 ,以欣琳的性格是不会这么做的。

“这个不能告诉你,再说,你唱的好 ,我不送,肯定有其他人会送,那你就记不住我了。”欣琳调皮的对我说。

这女孩的心思还真奇怪,难猜。

后面的节目我们就没看了,我背着吉他,和欣琳一起走在学校的路上。

因为大家都去 看表演了,反而道路上很安静,难得享受这么好的时光。

佳人在侧,那感觉美!

“你什么时候学会的吉他?”欣琳突然问我。

“这个我在初中学的,高中课业忙,就慢慢放了下来。”真实情况不能告诉他 ,至少现在她喜欢这个技能就行了。

“我喜欢你弹的曲调,还有没有其他的歌曲。”欣琳开心的问我。

“还有一首,也是我写的,这首才是送给你的。”我决定装逼就装全套,南方姑娘这首就挺适合她的。

“真的吗?”欣琳果然很高兴 ,这就对了。

“当然还是真的,我找个地方给你唱好不好。”我也很开心,空的时候我都练好了,当然歌词还是改了一些的。

我们都没有注意身后跟着一个人,一个落寞的身影。

“你还是不喜欢我吗?”凌雪蕊看着不远处的两个人自言自语,一行清泪划过。

今天凌雪蕊专门打扮了,还跑去花店选了一束自己很喜欢的花,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前几天她还一直跑到财大打听晚会节目的安排,直到她看到入选名单的时候,她就决定要在文清演出的时候给他惊喜。

结果还确实蛮惊喜的,她觉得那首歌就是为自己唱的,想起和文清一起的日子,她很开心。

等到歌曲结束,她刚准备上台送花,突然旁边就跑上去一个身影,这个人她知道,文清的高中同学。

看到聚光灯下的他们,小蕊觉得,自己就是多余的,默默的退出了人群。

一个人在财大的路上走着 ,回想着和文清的点点滴滴。

突然她看到了文清,看到他一个人。他们只是朋友 ,那女孩都没和他在一起,小蕊心里燃起了希望。

她赶紧跑向刚才扔花的垃圾箱,等她再次回来的时候,看到了文清和那个女孩。

这种希望,失望,又希望,最后来个绝望,让她的心一点点在沉寂。

习惯了,从小到大都是这种。要么没人喜欢自己,要么自己不喜欢和别人相处,至始至终自己都是一个人。

在别人的眼里,自己很幸福,每天锦衣玉食,无忧无虑。

可是只有自己知道 ,每天就孤零零一个人。

也许我真的是福伯说的那种孤人吧,天定缘由,无法更改。

想起当初福伯给自己看相时候的话,不会像天煞孤星那种对亲人不好,只是自己一个人孤独到老。凡是总有意外,福伯告诉自己,自己这辈子只有一次机会,错过了必定孤独到老。

从遇到文清的那刻起,她的心就萌动了。这个人让他看到了世间的美好,他是真的对她好。

本以为,这就是那个改变自己一生的人,可是现在他也离自己而去。

小蕊默默的走向了财大校外,她要躲开这个让自己伤心的地方。

今晚我是超级开心的,女神哎!

都说女孩子手拉起来会很舒服,我是这次才感受到了。

欣琳的手很漂亮,握起来柔弱无骨,当真露来玉指纤纤软。

“你傻笑什么?”欣琳好奇的问我。

“额,没啥。”这处哥的心思怎么能告诉她。

“我怎么感觉你刚才唱的这首歌好像歌词有点怪!”欣琳想起我刚才唱的上一次,见到师傅的时候,不是听他说,要一一拜访,少林寺的和尚,武当上的老道,还有峨眉派的老妖婆么,说不定过段时间,就能听到,中原武林三大支柱,统统给咱们师傅打败的事情,届时,咱们洞虚派,就可傲视群雄了,哈哈哈。”

洞虚派几个人,哈哈大笑。

邹春虽然是囚笼帮的主人,但是在这张饭桌上,却显得十分卑微,更不要说副帮主金三了。

正当洞虚派的弟子,侃侃而谈之时,雷宇身上的毒,发得愈加厉害了,他整个人从椅子上跌落下来,身子缩着一个弓形,整个人好像不受控制了,痛苦不堪,即便如此,从雷宇的嘴中,仍是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冯爽见状,嘿嘿笑道:“老匹夫,现在正是毒药发挥最厉害的时候,你还不求饶?”

此刻,雷宇已经说不出话来,全力对付着身体内的毒素。

柳长歌急的握着双拳,掌心里全是汗,他心想:“雷前辈,一定承受不住了,我不能见死不救,当缩头乌龟。”他的手慢慢意向辰剑的剑柄,当在关键的时刻出手,正在这时,忽见聚义厅的门外跑来一个喽啰,面色慌慌张张,脚下也不利索,进门之时,险些绊倒在门槛上。

邹春见状,大感意外,问道:“何事如此惊慌。”

喽啰大叫道:“大事不妙,官军前来攻山了,这会儿已经突破了山下的防线,到半山腰了。”

邹春心头一凛,惊讶道:“官军如何会来?一共来了多少人?”

喽啰道:“漫山遍野,黑压压的都是人,还有军队呢,望帮主早做定夺。”

洞虚派弟子也始料不及,托雷问道:“邹帮主,你不是说,官府不管百翠山的事情么?”

邹春也很纳闷,心想:“是呀,衙门里我平时也打点过了,他们怎么会突然来攻击囚笼帮?”

金三叫道:“邹大哥,其次官军来势汹汹,定不简单,或战或逃,我们还是要早做打算。”

邹春沉吟片刻,问道:“领兵的是什么人?”

喽啰道:“正是平安城的守将,我认得他。”

邹春大怒,一拍桌子道:“岂有此理,我两个月前,才给他送了五千两银子,他怎会出尔反尔。”

木可可道:“不错,这个守将的家里,我还去过,他一个贪得无厌之人,怎会突然倒戈,我看此事,定不简单,不过不要紧,有我等兄弟在此,几个官军,何足挂齿?”

托雷却说:“二师弟,你可记得师傅的话,他叫我们,不到万不得已,不可与官府发生冲突,依我看,还是先避其锋芒,退出百翠山才是,山丢了,还可以再建。”

冯爽道:“官府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师傅大概是想到了摄政王童忠,这才告诫我们,不要与官府硬碰硬,咱们洞虚十二杰,自从下山之后,还从未逃跑过,不战而逃,岂不是折了咱们的面子?”

众说纷纭之下,有一个喽啰浑身浴血,前来报告情况,说官军已经快要杀到山门了,兄弟们死伤惨重!

邹春心里一慌,不做决定不行,他向托雷道:“托雷老兄,不是我邹春贪生怕死,这次官军大举而来,势必要灭了我囚笼帮,以为囚笼帮数百人之力,万能抗衡,依我看,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呀。”

托雷笑道:“你是囚笼帮的帮主,我们都是外人,既然这是你邹帮主的意思,我们一定尊重!”

邹春与金三对视一眼,下令道:“官军来势汹汹,我们从后山下去,通知所有人,不可与官军战斗。”

金三一指地上的雷宇,说道:“帮主,那这个人如何打发?”

邹春道:“这还要问之洞虚派朋友的意思。”

托雷沉吟了片刻,并不言语。

冯爽则道:“我们捉了他来,原本是作为诱饵的,现在看来,也无用了,他既然三番五次与我洞虚派为敌,留着也是无用,不如杀了了之。”

洞虚派其余人,频频点头,竟无一人反对,冯爽便冷笑一声,来到雷宇面前,说道:“你不是求死么,我便成全你,你还有什么临终遗言,可以告诉我,给你一个机会。”说完,手中多了一把匕首。

雷宇岿然不惧,骂道:“狗贼,要杀就杀,何必啰嗦,我的小兄弟,一定会为我报仇,包括你师父在呢,别想活着离开中原,再回到天山去。”

冯爽笑道:“死到临头,还要咬人,我承认你是一个不怕死的好汉了,那就给你一个痛快的。”说罢,匕首向雷宇胸前扎下,便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听一声怒吼:“你敢?”

当得一声,冯爽手中的匕首,竟给打飞了出去,直奔托雷而去,托雷闪身避开,只见一个小喽啰出现在冯爽跟前,一道剑光扫过,冯爽低头避开。

突如其来的情况让洞虚派众人与囚笼帮匪人均是一呆,周民借着柳长歌将冯爽逼退,从身边一个喽啰手中抢夺一把钢刀,冲上去,护住了雷宇。

这时,托雷等人已经认出了小喽啰正是柳长歌,冯爽微微一愣,大笑道:“好小子,原来你早就来了,是来寻死的吗?”

柳长歌冷笑道:“还是考虑你自己的小命吧。”

马尔泰道:“原来是你!”马尔泰便是柳长歌在业火寺教训的那个大汉。

柳长歌道:“你们是要一起上,还是单打独斗,今日我对洞虚派的弟子,可是刮目相看。”

冯爽道:“何必与他废话,一起上,官军就要到了。”

金三道:“冠军只怕就是这两个人吸引来的。”

白狼因为曾经输给了柳长歌,面前之下,分外眼红,雁翎刀在手,二话不说,展开生平绝技《洞虚十三刀》,刷刷刷,连下三刀,全奔要害而来。

柳长歌既然出手,必定竭尽所能,他知道白狼刀法厉害,往右一闪,避开两刀,趁着白狼第三刀剑不等发出,出现间隙,剑走中宫,直达“天突穴”,白狼知道柳长歌剑法诡异,不敢用尽全力,正好招式不等有劳,一招石破天惊,往下一封···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三入秘境(万更求订阅月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